谢平安,谢玉衡《我的夫郎黑化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夫郎黑化了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美人与骨

简介:宅女作者谢平安穿越到了女尊国,原本以为能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谁成想原主只是一个家里不受宠的庶女,嫡父还视她为眼中钉,几次三番派出杀手,想要她小命
第一次被刺杀,一言不合就拔剑的暗卫杀手成了她夫郎……
第二次被刺杀,会易容爱撒谎的小骗子成了她夫郎……
第三次被刺杀,玉树临风的高贵小皇子成了她夫郎……
第四次被刺杀,勺子不离背的翩翩美少年成了她夫郎……
第五次被刺杀,擅医擅毒的天才神医成了她夫郎……
谢平安想哭:她嫡父能不能给她一个痛快,这么多夫郎她养不起啊!!!

角色:谢平安,谢玉衡

我的夫郎黑化了

《我的夫郎黑化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穿越到了女尊国

谢平安此生唯爱男色。

此番她穿越而来的倾城国以女为尊,可三夫四侍。

而男子只能在家相妻教女,延绵族嗣。

她穿越的原主是倾城国第一皇商———谢府二小姐谢平安,与她同名同姓。

虽然谢府还算不上真正的皇商,但从财富值来说,也差不多了。

在现代,她三辈子都不可能挣这么多钱。

“我的小姐啊,您再不起来,大少爷的马车就要到上京了。”

原主的侍女芍药都快要把门给拍烂了,还是听不到里头有什么动静。

“不可能,兄长肯定会等我的。”

谢平安打着哈欠推开了门,她穿着一件紫兰罗裙,斜插着一支穿云钗,肤如凝脂,不施粉黛。

这是谢平安穿越过来的第一个年头———三个月零六天。

从万物复苏的春天,到炎热酷暑的夏天。

谢平安穿越前就是在睡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

谢平安读过那么多穿越小说,什么捡到稀奇玉佩穿越,什么名寺有高僧等等。

还有那种出了车祸的,掉落悬崖的。

最为常见的就是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因而谢平安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人都要瘫痪了,原主的侍女还以为她得了重病。

棺材都差点备好了,谢平安还是没能回去。

那就只能进行下一步了。

谢平安逛遍了安陆郡的名寺,找遍了稀奇古怪的玉佩。

就连算命摊子上都没有碰到招摇撞骗的大师。

谢平安每天醒过来,还是在这个女尊男卑的倾城国。

前几日谢平安打听到正君要将兄长接到上京去。

上京可是个繁华的城市啊,说不定能遇到曰天机不可泄露的人。

更何况兄长这一去,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若是连母亲也去了,她这个所谓的谢二小姐,可能还不如街边的流浪狗。

说起来原主是二小姐,可头顶上还有庶出两个字。

据说这位正君,哦也是原主母亲的大老公,十分严肃庄重。

谢平安这次死皮赖脸的跟着兄长,一则是继续挥霍,二则是看看能不能找到办法回去。

“二小姐。”芍药知道谢平安虽然性子懒散,但是特别喜欢大少爷,于是换了个角度劝道:“您可快点吧,外头热的慌,大少爷身子弱,一直等你,等下中了暑气可怎么办……”

果然,谢平安听到后,立刻就穿好衣服出来了。

她刚到门口,就看到门口停着四五辆马车。

最前头的富丽堂皇,谢平安不用看,就知道原主的兄长谢玉衡坐在里头。

后面还有几辆马车,最前头那辆有许多镖师手持长剑围着。

“小妹,你又起晚了。”一道温润的男声突然在她身后响起。

“兄长。”谢平安立刻转身娇声叫道……

谢玉衡站在她身后,穿着一身淡青长袍,斜插着一只白玉簪,有俊容姿,温文如玉。

谢平安斜了芍药一眼,兄长哪里等着了,这不是才出来嘛。

原主从前就是个嚣张跋扈的,动辄打骂侍女,因而谢平安这一眼,吓得芍药差点跪下。

若是往日的话,大少爷早就坐在马车里了。

今儿可是去上京看大小姐和正君的日子,怎么大少爷还来的这样迟了。

“你别瞪她了,一会儿吓死了,谁来为你鞍前马后,鞠躬尽瘁。”

谢玉衡为芍药解围,侍子谢清扶着他上了马车。

谢平安看芍药的样子,的确是被吓到了,这才收敛了神色。

归功于原主的震慑,她院子里那些人都不敢大声说话的。

这好不容易改观了芍药几分,还是别吓死的好。

谢平安也不用芍药扶,借着车辕的力跳了上去。

还不等谢平安进去,就听到后面马车上传来男人的声音。

那声音低沉而痛苦,也不知是受了什么罪。

后面的车帘被掀开,总镖头柳若昭从里头出来,手上拿着几个药瓶。

谢平安正好扭头去看,看到了马车里有个男人。

“这是她带的小侍?”谢平安问。

“你怎么糊涂了,这是水三小姐的镖。”

谢玉衡见小妹久久不曾进来,又听到她问芍药的话,便替她答了。

他就是因为这个才耽误了一些功夫,不然早就坐进来了。

“哦。”果真是要押镖入京啊。

那帘子放下来的快,谢平安只看到了一身大红衣裳,那男子被锁链捆着。

水三小姐要的是什么人啊。

谢平安给了芍药一个眼神,芍药瞬间明白了。

得,八成主子是瞧上了水三小姐的这件物品。

芍药趁着一路上停歇的空档,与随行走镖的镖师们相谈甚欢。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芍药就知道了马车里坐的是个什么人物。

“之前在得意楼,一直不肯接客,水三小姐花了大价钱赎下来的,打的那叫一个皮开肉绽,水三小姐之前走的匆忙,这次知道咱们回去,让柳若昭一定押镖回去。”

“叫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

芍药在外头坐着,声音说的也大,柳若昭武功高强,自然也听得真切。

里头这位那眼神就像是要生吞了柳若昭似的,要不是水三小姐一定要活人,她恨不得现在就一剑戳死。

若是被二小姐看上了,她也不好交代。

“大少爷,二小姐,眼看着天要黑了,也不好走路,咱们在前头小镇落脚吧。”

“好,那就劳烦总镖头了。”谢玉衡伸出纤纤玉手来,敲了谢平安一下。

谢平安睡得正香,哼了一声,翻了个身,又没了动静。

“二小姐今日起的早,又一路颠簸,想来一会儿到了镇上再叫她也不迟。”

谢清是谢府的家生子,自打三年前水大小姐病逝,大少爷同水府的亲事便不作数了。

如今去上京,也不知会不会遇到那难缠的水老正君。

“她这个性子若是去了上京,必然要被欺负的。”

谢玉衡看着安然入睡的小妹,此刻也不知她做了什么美梦,竟是唤不醒了。

谢玉衡的嫡亲妹妹是谢府大小姐谢长安,五年前她高中状元,拜入太女门下。

如今谢长安已经成为太女的左膀右臂,谢府举家入京,也算是光耀门楣了。

谢玉衡道:“我这心里总是不安。”

谢清递上一杯茶,“许是离了家,少爷一时不安罢了。您看二小姐,睡得多香啊,天塌下来,都不会吵醒了她。上京有正君与大小姐在,总不会让少爷吃亏的。”

“你不知道,那种地方与这里不同。”

谢平安醒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兄长下车,她挤开谢清,亲自将人扶下去。

其实谢平安可以不去上京的,但谢府举家入京,就她自己在安陆郡,那多不合适啊。

而且兄长这么好看,就算不能成亲,每日瞧瞧也是好的。

客栈小二姐瞧着行远镖局的旗,忙走了过来。

“大少爷,二小姐,总镖头,里面请。”

谢平安跟在兄长身后,眼神却撇向后面的马车,不过眨眼的功夫,柳若昭就挡了过来。

谢平安不过是个庶女,连继承家产的资格都没有,柳若昭对她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若不是谢玉衡宠爱她,她大概要走着去上京。

“二小姐,请。”柳若昭可不能让她打了这位公子的主意,否则这趟镖就白跑了。

但是谢平安是什么人,不说她原来就是个不老实的人,现在也是个心眼极多的。

马车一路行至后院,有几位镖师轮流看守,她们不比柳若昭,有那个底气和二小姐对着干。

柳若昭可是家主极为欣赏的人,若不是当初大少爷与水大小姐情投意合,怕是这谢府大儿媳就是柳若昭了。

如今大少爷为那水大小姐守孝三年,这柳总镖头也一直没娶,更是没纳侍,也不知是不是在等大少爷。

“水三是前些日子和我在得意楼拼酒的人吗?”

谢平安记得穿越过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兄长,若不是同母异父沾着亲,她就下手了。

兄长这样温柔善良又痴情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原主当时非要和水三小姐拼酒,反而闹得头痛欲裂,昏睡过去。

莫非原主是醉死的,所以她才能穿越过来。

“是,小姐的酒量也不小,不知那日喝了多少,奴婢怎么都叫不醒。”

芍药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主子那时候可没有现在好说话,她哪里敢问什么。

当时要不是正好撞上了大少爷,还不定闹成什么样呢。

“我听说几年前兄长与水大小姐是定了亲的。”谢平安问道。

“后来水大小姐病逝,水家也有提过要换一位定亲,但兄长没有同意。”

说起来谢玉衡也真是个痴情的人,他为人守孝三年,如今都二十了,若是再想议亲,怕是难了。

“奴婢是半年前被买回来的,并不知道此事的原委,府里不让提这件事。不过外头都说,当年水家主有意与谢府联姻,本是想定下水二小姐,可她已经从军,常年征战沙场,生死都不知是哪天。大少爷虽然拒绝了这门亲事,但是水家一直也没放弃。否则他们在上京多年,也不会在三个月前让水三小姐回来,她来谢府拜见的次数,还不如去得意楼的次数,哪里是大少爷的良配。”

谢平安转着杯子,趴在桌前。

这水家多半是看上了谢府的钱财。

倾城国虽说不注重商业,可有钱人的腰杆子就是比普通人直。

“她这个时候弄这么一位回去,若是日后兄长真的嫁过去,指不定受什么欺负。”

两家虽说没了这门亲事,可毕竟还有些情分。

否则以母亲护犊子的性子,早就将水三给打出去了,哪里还会以礼相待。

“罢了,早些休息吧。”

说来也巧,这马车就停在谢平安所住房间的二楼窗下。

谢平安半夜睡不着,来窗边吹风,看底下的镖师刚刚换岗。

那马车里的人,自始至终也没有出来过。

据芍药多方打探,里头这位模样俊美,武功高强,宁死不屈,也不知怎么被卖到了得意楼。

“这样的人给水三,真是太糟蹋了。”谢平安为美人愤愤不平。

到后半夜的时候,看守美人的镖师出现了疲倦之态。

一个身影拎着食盒出现,“诸位都辛苦了,这是我请厨夫做的下酒菜,醒醒神。”

刘镖师定睛一看,是谢二小姐。“二小姐,咱们有要任在身,不能喝酒。”

这份心意姐妹们领了,可这酒菜她们不敢用。

谢平安见状把酒先塞到刘镖师手里,“我好不容易叫醒厨夫做的菜,配这酒正好。”

刘镖师还欲推脱,谢平安瞥了一眼美人坐的马车。

“这里头的美人吃了没?也给他分点吧,别饿坏了。”

谢平安说完就把食盒也塞到了刘镖师怀里,一个跨步蹬上了马车。

美人跪坐在车里,身上穿着一件红裳,眉眼如画,披头散发。

狭小的空间将两个人挤得满满的,白离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直接吼了一句:“滚。”

“人是铁,饭是钢,你不吃饭怎么成。”谢平安又钻出去,将食盒拿了进来。

刘镖师突然觉得手上的酒沉了几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饭香与空气中弥漫的药味儿混合在一起,谢平安离近了看才知道。

他身上除了鞭痕,还有刀剑的划痕。

除了这张脸,剩下的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

他像是被困在笼里的猛兽,被人拔掉了爪牙,除了愤怒的瞪着对方,什么也做不了。

“你……”谢平安突然有些心疼。

究竟是多狠心的人,会这么对待他。

“要不我先帮你上药吧。”谢平安伸出手去,只听到白离说:“不要扒我的衣服。”

刘镖师与姐妹们面面相觑,谢二小姐在车里就迫不及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夫郎黑化了》

转载请注明:《谢平安,谢玉衡《我的夫郎黑化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