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元卿,长公主《蔷薇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蔷薇嗅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半夏谷

简介:正经文案:心有猛虎,常嗅蔷薇
玉面将军裴云卿向来认为那位心智如孩童的福寿郡主司马嫱并非良配
可是,时过境迁,她成了治愈他的唯一良药
欢脱文案:卿卿真好看!卿卿能下饭!卿卿想生小卿卿给阿奴玩!在福寿郡主司马嫱眼中,玉面将军裴云卿,从中看不中用的灵芝演变成百姓家中常备的黄连
一句话:钢铁老处男VS弱智小萝莉

角色:裴元卿,长公主

蔷薇嗅

《蔷薇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猛虎

边塞的冬日,像一头猛虎,吼出冰雹,席卷黄沙。

刚刚领着五万兵马翻越了祁连山的大将军裴云卿,骑在追随他多年的河曲战马上,皲裂了几道细口子的右手搭着眉边,远远地眺望那座已经离开中原百余年的城池,眸光深邃而凝重。

“敬臣,你执意要火攻吗?”裴元卿军下幕僚顾绍璋,叹道。

然而,裴云卿紧握河东裴氏历代相传的虎头红缨枪,沉默不语。

敬臣,你知道为父取这个字号的用意吗?你要记住,先敬畏天下,再做好臣子。若是有朝一日收复了河西走廊,莫忘了将为父的骨灰迁到玉门关,方对得起河东裴氏的列祖列宗……

三年前,父亲病逝,他过了二十四岁生辰,承袭恒山王。

办完父亲的头七,他单枪匹马返回边关,开启收复河西走廊的筹谋。河西走廊,原本隶属于陇右道,设置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经过大小百余场战斗,他率领裴家军,夺回三郡,只剩敦煌。

“大将军,敦煌城头站满大魏人!”有斥候匆匆来报。

“可有看错?”顾绍璋大吃一惊,质问道。

“半个月前,给大将军刮骨疗伤的云梦泽医仙秦朝颜,也站在敦煌城头。”斥候吞吞吐吐。

“敬臣,敦煌与美人,你选择哪一个。”顾绍璋调笑道。

“火攻取消,全军待命。”裴云卿翻身下马,丢了缰绳给小厮阿坤,大步流星,向着祁连山脚下那条不知名的冰川河走去。

云梦泽医仙秦朝颜,师从医圣张九机,乃高阳长公主义女,赐封清华郡主。去年,裴老太君突然病重,他抄着西琳庵近道而赶回去,恰巧化解了高阳长公主的行刺危机。高阳长公主不愿意亏欠人情债,趁着他半个月前受伤之际,就托付了秦朝颜前往医治。

秦朝颜,妙手仁心,落落大方,花容月貌,堪为主母。

行军路上,裴元卿顺手抓了一把野蔷薇,十分细心地砍掉木刺,赠给秦朝颜,表达爱慕之意。却未意料到,秦朝颜冷声拒绝,道是蔷薇柔弱多刺,她从未喜欢过。

更教他丢面子的是,秦朝颜大清早居然不辞而别。哦不,她同顾绍璋那容易招惹桃花而装出一副无辜模样的臭书生辞行了,只是没有和正在操练裴家军的他打照面。

不过,女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摆足了架子等你三追四逐。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刘备三顾茅庐天下计呢。当小厮阿坤从秦朝颜暂住的营帐里收拾出一只半旧不新的布老虎,他就断定,秦朝颜玩的是欲擒故纵,待他尚存几分情意。

罢了罢了,敦煌和美人,他都要,谁叫他是玉面将军裴元卿。

于是,他返回营帐,召集幕僚和将领,商讨攻下敦煌大计。

“大将军,西戎那群老阴贼不是第一次推出大魏人当软刀子使。我们如果不趁胜追击,他们必定以为我们害怕。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区区一个美人,怎能与敦煌相提并论。我们有精锐骑兵,直接火攻,速战速决。”中校尉李传木恼道。

“那本将军也不是第一次告诫你,裴家军手持的刀剑只能向着敌人,绝对不能沾染大魏人的鲜血!”裴元卿怒道。

救大魏人的是裴家军,救秦朝颜的才是裴元卿。

倘若秦朝颜无法理解忠勇大义,不娶也罢。

“敢问大将军,难道裴家军就不是大魏人,活该被牺牲吗?”在张掖战役折损了两位拜把子兄弟的李传木,瞪大了铜铃眼,歇斯底里地吼道,带着压抑不住的哭腔。

他李传木当过土匪,半路加入裴家军,不懂什么忠君报国,只知晓义气当头。他敬重裴元卿,一是裴元卿治军有方,上阵犹如亲兄弟,二是裴元卿救过他的小命,不会嫌弃他的出身。

正因为如此,他替裴家军感到委屈,更替裴元卿不值得。

“中校尉李传木,目无军纪,以下犯上,即日起军棍一百,贬为百夫长。”裴元卿沉声道,示意两个守卫将李传木拖出去。

随后,营帐外传来皮开肉绽的棍棒声和李传木大嗓门的骂咧声。

一百军棍,对于身经百战的李传木来说,就是挠痒痒。但是,从中校尉贬为百夫长,那是奇耻大辱。操他娘的裴元卿,明明知晓他与下校尉陈某不合,还将他分配到此处,信不信他投靠西戎得了!

“敬臣对待秦姑娘有心了。”顾绍璋笑道。

当晚,军中发生变动,李传木不服下校尉陈某的管教,一怒之下砍断其脑袋,偷了马匹,连续砍伤数人,冲出军营,直奔敦煌。

第二日,驻守敦煌的西戎主将,派遣使者送来一方素帕,残留淡淡的药草香,应当是秦朝颜的。

裴元卿嗅了嗅素帕,暗道与那布老虎所散发的若有似无的果奶香不大一样。当然,收复敦煌在即,他哪里顾及到风花雪月之事。

“退兵百里。”裴元卿板着脸庞,下达军令。

“裴大哥,退兵百里就是祁连山脚下。西戎若是出兵,将我们包饺子,局势大不乐观!”当了许久的鹌鹑蛋的忠勇候小世子岳安平吐出干枣核,恼道。

他们英明神武的大将军,不至于被秦朝颜迷得晕头转向吧。

“那就背山一战,不死不休。”裴元卿低声道,眸光坚定。

三天后,西戎倾巢而出,打算一洗当年被大破铁浮屠的耻辱。

而裴元卿凭借虎头红缨枪,一呼百应。只见他耍起一套裴家枪,三十六个动作无任何花招,招招实实在在,但求敌人性命。一招含三招,三招变九招,招招隐藏杀机,招扫出奇制胜。

大战进行到子夜,双方皆有死伤,鲜血染红了冰川河。

忽然,敦煌城内点起急促的信号弹,裴元卿仿佛听见了尚且在千里之外的李传木所领步兵的脚步声,举起虎头红缨枪,大笑一声:“众将士听令,杀光西戎,收复敦煌!”

杀,杀,杀……裴家军的呼喊声,震天动地。

《大魏书·裴世家》记载:裴元卿,字敬臣,十四从军,十七大破西戎铁浮屠,二十执掌裴家军,二十四承袭恒山王,二十七收复河西走廊,人称玉面将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蔷薇嗅》

转载请注明:《裴元卿,长公主《蔷薇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