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源,冯静《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林源

简介:\”结婚三年,无子无嗣,程天画背上了不孕的罪名
然而又有谁知道,这三年来她连丈夫的面都难得见一次,同床共枕更是从未有过的事
当丈夫屡屡提出离婚,为了赌气,也为了母亲的治疗费用,她毅然改嫁
后来才发现,她的新夫既然是赫赫有名的沈家大少,而他娶自己的目的既然是……
后来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从一个地狱掉进了另外一个更深的地狱……
后来才发现,有一种爱叫执着,还有一种爱叫放手……
他生于贵族家庭,高贵、优雅、睿智……
他疼她、纵容她、维护她……独独不爱她
他有他的手中宝,她亦有她的心头爱,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他们彼此利用,彼此伤害,却又彼此不自知地沦陷在一场名唤‘爱情’的沼泽里
\”

角色:林源,冯静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

《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幸福的小女人

五点,医院。
“程医生,还有各位美女,我先下班喽。”小护士芳子笑盈盈地冲大伙挥手道别后,转身蹦蹦跳跳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瞧她那一脸的迫不及待,还差三分钟才下班呢。”
“有个二十四孝的男朋友准时候在楼下,能不心急么?”
“被爱情滋润的女孩就是幸福啊!”
办公室里的医护人员一边交班一边叽叽喳喳地谈笑风声,程天画微笑着写下最后一行医疗日志,合上本子。
被爱情滋润的女孩,确实是最幸福的。
“小画,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唱K吃饭么?”小宋笑意思意思地问了一句。
其实谁都知道,程天画并没有时间,因为她每天下班后不是要去另一个科室部门照顾植物人母亲,就是回家陪老公。
果然,颜如画摇头含笑道:“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吧。”
“咦?那不是小画家里的宝马车么?”站在窗台上旁的小静突然叫了一声,同事们拥了过去,往外伸着脖子笑嘻嘻道:“真的耶,小画家的车。”
“唉,又一个被爱情滋润走了的幸福女人。”小宋一脸暧昧地感叹。
程天画讶然地走到窗前往下望去,果然看到丈夫林源的车子停在楼下,俏丽的脸上染上一抹甜笑,她迅速地折回位子上收拾好东西,在同事们羡慕的眼光中离开办公室。
林源极少到医院来接她下班,所以刚刚听到同事们说林源的宝马车在楼下时,她几乎是不敢置信的。
林源的宝马车就停在住院大楼前,程天画欢悦地上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侧头望着林源:“怎么今天有空来接我下班?”
“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请你吃海鲜。”林源扭头瞟了她一眼,帅气的脸上笑得有些僵硬。
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是呵,他不说她都要忘记了。
没想到一向对自己漠不关心他还记得两人的结婚纪念日,这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么?
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明月,程天画突然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信心。
车子开离闹市,驶向大湾的方向,就在程天画还在幻想着美好未来的时候,车子却在在离大湾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右拐,驶了另一条小路。
她打量着四周,正想发问,林源一踩刹车将车子刹停在一处破败的厂房前,解开安全带钻了出去。
程天画迟疑着,并没有跟着一起下。
这里环境破败,人气稀少,光是看着就能让人心生不安。
而就在此时,头顶上方传来一阵女子惶恐的尖叫:“源,你快来救我,救我啊……我好怕……。”
程天画顺着声音抬头,看到二楼一处破败的墙根前站着一男一女,女的貌美如花,身材窈窕,漂亮的小脸因惊恐而失了血色。
男的高高瘦瘦,一脸的戾气,此刻正用一只手臂圈在女子的脖子上,一只手拿着锋利的水果刀。刀刃抵在女子纤细的脖子上,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危险。
“源……。”女子哭花了脸上的妆容,浑身颤抖着,让人看了就心疼。
这个叫冯静的女人程天画是见过的,并且不止一次,早在刚结婚那时林源就撇下她这位正牌妻子,公然地与她出双入对。
这三年来,冯静从未退出过林源的生活。
只是她不明白今天闹的是哪一出,小三被绑架了?丈夫带她来向绑匪求情?
她一介弱女子,能帮得上什么?
一脸冷酷的林源开口了:“我说过,小静是有孕在身,你最好别碰她。”
有孕在身……!
天画的大脑‘轰’的一声,空白一片。
冯静怀孕了,怀了她丈夫的孩子?
“我也说过,想要她平安,要么现在拿五百万,要么拿你老婆过来换。”楼上的男子暴戾地扔出一句。
天画大脑还处在一片浑浊中,身侧的车门突然被打开,紧接着是她的身体被扯出车厢。林源将她挽在臂弯里,嘴巴贴着她的耳际,出口的话强硬而冰冷:“小静怀孕了,这是你做不到的事情,如果你还想继续当林家少奶奶,还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那么立刻从这里上去,把小静换下来。”
林源的手臂一挥,指住一条同样破败的楼梯。
天画怔怔地盯着他,显然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所听到的。
这位叫林源的男人,她的丈夫,既然让她去把楼上的小三换下来?
心,瞬间寒透。
泪水,瞬间凝满了眼眶。
她知道林源不爱她,甚至是厌烦她,可她才是他真正的妻子不是么?一日夫妻百日恩不是么?
他怎么可以如此绝情?
“快去!”耳边响起他急切的催促。
他这是有多担心他的女人?
想到林家少奶奶的尊贵宝座,想到病床上的母亲,天画仰脸眨巴双眼,硬生生地将泪雾逼回眼眶。然后迈开脚步,小心翼翼地往那条通往二楼的楼梯走去。
楼上的男人显然没有料到林源会真的拿老婆换小三,惊得哑口无言,他看看几米外的天画,又看看怀里的冯静,最终放走了冯静。
天画被男子挟持着,一动不敢动。
耳边是男子暴戾的喊叫:“姓林的!我只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天亮之前不拿五百万过来,就等着给你老婆收尸吧……。”
回应他的,是宝马车子飞速离去的引擎声。
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天画绝望地笑了。
五百万,林氏轻而易举就能拿出来的小钱,林源却宁愿用她的安危来换走冯静。
“你笑什么?”绑匪仿佛意识到了自己干了件错事,恼羞成怒地一把将天画甩在地上。
天画幽幽地从地上爬起,坐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睨着他:“我笑你太傻了。”
“你什么意思?”绑匪横眉竖眼。
“你还没看出来么?林源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我死了,他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迎娶冯静进门,然后一家三口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你……。”绑匪气结地俯身抓住她衣服,粗暴地将她从地上提起。
天画仍是冷笑:“钱他是不会送来了,如果他还有一丁点良知,他会立马报警,让警察来救我,至于你是撕票还是放人,他都不在乎。”
“我现在就杀了你!”绑匪扬起刀子。
“那你就什么都得不到。”天画倔傲地凝视他:“你杀了我,警察会全城通辑你,到时你不但得不到钱,法律还会让你给我偿命,一点都不划算。还不如我付你二十万,你让我走,就当是我自己给自己买条命活。”
“二十万?你想得美!”
“我这条贱命也就值这点了,如果你不愿意,那就把我杀了吧。”
绑匪瞪着一脸镇定的天画,心里有些动摇了。
刚刚林源对待天画的态度他确实是看在眼里的,带着冯静走的时候就连一句交待的话都没有,根本不顾天画的死活。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突然响起一阵由远而近的警笛声。
绑匪低咒一声,扔下天画转身便逃。
他跑了几步,回身,用食指指住天画:“二十万,给我记牢了。”
绑匪一走,一直在强装镇定的天画突然双腿一软,瘫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天画被警察带回市区,在警局里做了一个多小时的笔录,才终于重获自由。
已经快九点了,晚餐未吃的她此时只觉得又冷又饿,在路边招手拦了辆车便往家的方向走去。
林家别墅已是灯火通明,远远地,就听到小姑林婷用厌恶的声音说:“妈,你也看到了,程天画根本就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你为什么还不让哥跟她离婚嘛。”
“天画还年轻,再给她一点时间吧。”是林夫人的声音。
“都已经三年了。”
“嘘……。”林夫人看到天画走进来,忙冲林婷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对于这种议论,天画早就习以为常了,她努力地挤出一抹礼貌的笑容跟沙发上的二人招呼:“妈,小婷,我回来了。”
林婷睨了她一眼,冷冷地别过脸去。
林夫人则打量着天画苍白的小脸,一脸关切地问:“小画,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此时的天画何止是脸色不好,连身上的衣服的都又脏又皱的,她只想赶紧回房去泡个热水澡,换件干净的衣服。
“是有点不舒服,妈,我先上去休息了。”她低了低头,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不算长的旋梯,她头一次走得那么艰难,那么缓慢,仿佛永远都到不了尽头般。
即便是到了尽头,那也是空荡与寂寞,并非她想要。
诺大的屋子,豪华精致,却丝毫温暖不了天画那颗寒冷的心。
林源像往常一样没有回来,估计这会正在一心一意地安抚他的小情人吧。
她脱去一身脏衣,将身体沉入注满热水的浴缸内,闭目,刚刚发生的一切如倒带的电影重回脑海。
林源说冯静怀孕了,这是她办不到的事情,小姑也说她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她也想怀孕,也想为林源生一个孩子,组一个完整的小家,可林源有给过她机会吗?
结婚三年了,她却依旧保持着处子之身,这么丢人的事情让她如何跟人启齿?
是的,林源在外面养过的女人比穿过的衣服还多,偏偏就没有正眼瞧过她这位正牌妻子一眼,更没有碰过她的身体,这让她怎么怀孕?
结婚前夜,林源抱着她信誓旦旦地说会爱她一生,宠她一世的话早已经成了梦的一部份。
她从浴缸内站起,对面镜中反衬着她的身体,洁白细腻的肌肤,纤细均匀的身材,算得上丰满的胸脯。每一样都还算精致,为何却吸引不了丈夫的兴趣呢?
林源对她的厌恶,究竟有多深?又是从何而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

转载请注明:《林源,冯静《奉孕成婚:豪门老公请放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