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容,秦秀丽《田园旺妻:相公有点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田园旺妻:相公有点甜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陈玉容

简介:陈玉容意外穿越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婆婆太凶狠,小姑子太恶毒,没关系,还有便宜相公护着她!婆婆苛待吃不饱饭,没关系,一身医术,发家致富!只是这个便宜相公,口口声声说要报恩,怎么报着报着还把她抱到床上去了?陈玉容:不亏!

角色:陈玉容,秦秀丽

田园旺妻:相公有点甜

《田园旺妻:相公有点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穿越了?

“我呸!这是我儿媳妇,她偷情我打死她也是她活该!于你们又有什么相干?你们谁再替她说话就是她的奸夫!我老婆子天天坐你们家门口骂你们!”
谁在吵?
尖利的女声刺的陈玉容脑袋嗡嗡作响。
她猛的倒抽一口冷气,胸腔里的窒息感让她本能的挣扎起来,天旋地转的眩晕顿时袭来。
“哎呀!动了动了!活过来了!”
下一刻,她头发被人狠狠的抓住揪起来。
“装死?你吓唬谁呢?赶紧给我起来!”
杂乱不堪的院子,抓着她头发凶神恶煞的老婆子,指指点点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无一不是穿着古装。
拍电视剧?
陈玉容脑袋刺痛了一瞬,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渐渐涌上来。
这些记忆告诉陈玉容,她穿越了。
她本是医学世家最小的女儿,自小体弱多病全凭药吊着命,体质弱到吸了冷空气都有可能嗝屁,因此出门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不能出门,她就只能醉心在研究实验上,这次穿越就是因为实验意外。
奇怪的是原主记忆少的可怜,记忆伊始就是和秦笙成亲时的场景,她似乎是流落到伏牛村的。
面前这个满脸凶相的老太婆就是她婆婆秦王氏,一旁坐在地上哭喊的肥胖女子是她小姑子秦秀丽。
她被小姑子诬陷偷情还要杀人灭口,她婆婆要打死她。
“老天爷啊!这是要害死我啊!”
秦秀丽嚎喪一般,哭天抢地的拍着胸脯,“我们老秦家怎么娶了这么个不要脸的丧门星啊!”
一面哭一面说,秦秀丽一把抱住秦王氏的大腿,“娘,或打死或沉塘,不能留这个贱人性命啊!背夫偷汉不说还要杀了我,她就是祸害咱们老秦家来的!”
渐渐清醒过来,陈玉容也弄明白了事情经过。
今儿天不亮陈玉容被婆婆赶到山上去采菌子,路过桑树林时听着里边有动静,好奇心驱使下走近几步打眼一瞧,看见个明晃晃一身雪白的女人和个男人滚在一处,臊的她扭头要走,结果那女人一翻过来面,那女人竟是自家云英未嫁的小姑子。
陈玉容被吓坏了,扭头要跑却一脚踩空跌到地上,顿时惊动了两人,陈玉容就是想看不着也瞅清楚了,和自家小姑子滚在一处的男人是村东头林寡妇的儿子。
这林寡妇可是伏牛村里的风云人物,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林寡妇门前的是非倒要比别的寡妇门前尤甚,这女人五官单拎出来还一般,凑到一处楞是自带一股子妩媚,偏又说话柔情似雨的,将近四十的年纪了还跟个姑娘似的,皮肤一掐几乎能出水儿来,村里成了亲的没成亲的都恨不得眼珠子长她身上去。
时间长了她便成了村里女人的公敌,以前倒也有个相好的,跟她在一块前身强体壮的,后来渐渐瘦弱下去没多久人就没了,一向仇视她的那些个村妇还不逮着机会黑她?
风韵犹存的寡妇一夜之间成了吸食男人精气的妖精,在这种封建迷信的年代,林寡妇没被拉出去烧死已经是个奇迹了,但她们家也就因此被隔绝了,没人再与之来往,家里更是一贫如洗几乎连饱饭都吃不上。
本身陈玉容是个懦弱的,也不爱惹事,心里念了几声佛后打算当没看见,结果自己这个小姑子心虚的先跑回家恶人先告状,颠倒黑白的直说自己撞见陈玉容偷情,还说她要杀自己灭口,脸上血红的指甲印更给她的话增添了几分可信度。
她以为冤死了陈玉容自己偷情的事就不会暴露了?
可惜。
眼前这个陈玉容已经换了瓤了,她偷情的事怕也藏不住了。
“秀丽,说话可要摸着良心,实在摸不到良心摸着你的肚子也行。”
陈玉容意味深长看向秦秀丽。
走路外八,容光焕发,臀部比以前大了那么一些,脸蛋光滑如剥了壳的鸡蛋,秦秀丽恐怕是怀孕了。
而秦秀丽眼眸一闪过惊惧告诉她猜对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厉的大喊划破天际。
“住手!你们统统给我住手!不许碰我的玉容!”
尖嘴猴腮的男人挤开人群冲进来,扑到陈玉容跟前殷切的抓住她的手,含情脉脉的垂泪说道:“苦了你了,你放心,我不会让她们再欺负你的,今天就是死,我们也死在一处!”
什么情况?
陈玉容看着跟前的男人,拧眉。
这不是村里一直娶不上媳妇的老光棍吗?陈玉容跟他可不熟。
“滚开!”
狠狠甩开男人的手,他却像蛇一样缠了上来,气的陈玉容几乎要骂娘。
小姑子顿时激动的嚷了起来:“看呀!人赃并获!这小贱人的奸夫找上门来了!娘快打死她!!”
“小贱人,你果然背着我儿子偷男人!!”秦王氏恶狠狠的骂着,一棍子就要打过去。
陈玉容眯了眯眼,眼底冷意闪过,想要躲开,却发现她现在这副身体实在是虚弱的厉害,根本站不起来,边儿上男人还死死拖着她。
陈玉容霎时明白了,这是给她做的局,这个老光棍恐怕被收买了,到时候偷情一事即便坐实了,她是死了,这个男的不过顶个骂名而已。
她这个小姑子真是好狠的心!
就在她感觉耳边呼呼风声棍子要砸下来的时候,模糊间见一个身影极速靠近,飞起一脚把老光棍踹到一边,顺手把她捞到了怀里抱住了。
“砰!”的一声闷响。
陈玉容感觉抱着自己的人身躯狠狠一颤,这是下了死劲儿的。
“哎呀!!笙儿你做什么?!”
陈玉容一愣,微微抬头,看清了面前的人。
星眉剑目鼻梁高挺,眉宇间难隐凌厉,虽穿着粗布衣服,却透出一股凛然,让人自动忽视可他身上的窘迫。
这就是她的夫婿秦笙。
这个男人……还挺有担当的嘛!
她心里不由对他有了好印象。
秦笙低头看着她,清澈锐利的眼眸毫无情绪波动,确定她没事后看向秦王氏。
“娘,你别被蒙蔽了,仅凭一人之言不可信。”
“笙儿!你怎么还护着她!”
秦王氏一拍大腿,哭喊道,“你才是被这个小娼妇蒙蔽了啊!奸夫都找上门来了你还要怎么才信?!”
“是啊,奸夫找上门还有假?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就该沉塘!”
周围看热闹的村民都纷纷议论。
秦笙拧眉正要说什么,陈玉容已经从他的怀里挣脱。
她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服,正色看向秦王氏。
“他说是我情夫便是我情夫了?那我说我是他娘,是不是就证明我是他娘了?”
“你……!”老光棍气的脸色大变。
周围围观群众哄堂大笑。
陈玉容又转而看向秦秀丽,扯开唇角微微一笑,“那我说秦秀丽与人狼狈为奸是不是也是真的?”
“你放屁!”秦秀丽生的肥胖,此刻更是又惊又怕,忍不住气喘吁吁的过来指着陈玉容骂道,“明明是你!是你与人苟且,被我看见还要杀人灭口,我……我这个腿就是被你打的!”
秦秀丽一边说着,还在院子里走了两步,她胖的像个球,配上那一瘸一拐的姿势,显得格外滑稽。
“哦,我这可是跟娘学的,怎的别人一句话是真的,我的却是假的呢?”
原主的记忆里,这位小姑子平日里可没少刁难她。
“你就是偷人了,我亲眼所见!”
秦秀丽气的面色涨红,已经这个时候了,她骑虎难下,必须要把陈玉容弄死,不然死的就是她了!
她伸手想去打陈玉容,却被陈玉容拽紧手腕动弹不得。
“你个小娼妇放开秀丽!”秦王氏嗷的一嗓子,眼看着就要冲过来挥棒子打。
“我有办法能证明我的清白!”
秦王氏顿时站定不动了,秦秀丽也是一脸怔忪。
秦笙刚想上去,又把脚缩了回去。
陈玉容镇定自若看向那个老光棍,凌厉说道:“你污我清白,今天当着街坊邻居的面须得说清楚,若我证明了自己清白,必定打断你一条腿扔出伏牛村!”
老光棍脸上一颤,刚还嚣张的气焰顿时偃旗息鼓。
“和我有……”
“你可敢?”
老光棍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心想这个陈玉容这么有底气恐怕真有什么证据,他没必要搭上自己啊!心下一横丢下一句“跟我无关,都是秦秀丽让我这么说的”便溜之大吉。
一时间,周围的村民炸了窝。
“买通别人诬陷自己嫂子,好狠的心啊!”
“可怜了玉容了,若不是秦笙回来岂不是要被打死?”
秦秀丽竟两眼一番,昏了过去。
秦王氏瞬间吓坏了,颤颤巍巍的去扶自己女儿,心里只觉得完了。
秦笙沉着脸,脸色实在是难看,没多说什么,直接走上前去帮忙将秦秀丽扶了起来。
秦王氏也顾不得再说什么,忙跟着秦笙一起扶着秦秀丽回了屋子,村民们看没热闹可瞧了也都散了。
一时间,院子安静下来,只剩下陈玉容一人。
不多时,秦笙去而折返。
“今日委屈你了。”
“是挺委屈的,不知道你们秦家要怎么给我个交代。”
陈玉容替原主叫屈,她是真的被打死了,被这个狠心的小姑子害死了。
别以为昏过去这事就算完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田园旺妻:相公有点甜》

转载请注明:《陈玉容,秦秀丽《田园旺妻:相公有点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